国宝级和田玉籽料30日开展

2020-02-01 作者:翡翠资讯   |   浏览(181)

  和田玉籽料被称为“大地舍利”,在世界范围内,仅存于新疆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的河床中,是最为珍贵的和田玉原石。由新疆历代和阗玉博物馆主办的和阗玉珍宝世界巡展重庆站中,100块和田玉籽料珍品将第一次出现在重庆公众的视线中,其中有些珍品是即使在新疆,也从未对外展示过的。

  

  这般规模,如此的近距离接触,本月30日至明年1月7日,三峡博物馆“大张旗鼓”一展就是9天,新疆历代和阗玉博物馆几乎拿出了全部家当,池宝嘉馆长“宁肯玉碎不为瓦全”:“倾其所有,是因为我们希望能够在世界范围内每一个有文化追求的都市为玉文化和玉器市场树立一个统一标杆,让收藏者亲眼目睹真正的和田玉籽料,冒险是值得的,总好过让赝品或次品伤了爱好者的心。”

  

  籽料不到和田玉矿藏总量的3%

  

  首先,我们需要科普一下各类和田玉原石,一般情况下,和田玉原石分为山料,山流水料和籽料三种,实际上和田玉有原生矿和次生矿,人们习惯上把原生矿叫山料,把次生矿叫山流水与籽料,后两者都是前者衍生而出。

  

  山料又称山玉,当地百姓称之为宝盖玉,相对多见一些,指的是产于很高的新疆地区雪山上的原生玉矿,特点是性脆,块度大。

  

  山流水是指在大自然中经过自然的风化、雨水冲刷、泥石流等作用后被从山上自然剥落的玉料,山料在自然作用下被运到了河流上游。开采出的位置离原生山料的位置最近,块度较大,玉石棱角稍被磨圆磨掉,表面已经变得比较光滑,玉料比山料更润滑、细腻,油性稍好,形成时间比山料稍久远。

  

  最为珍贵的籽料不到和田玉总量的3%,山上的玉石经过自然的侵蚀、剥落后被流水搬运至河流中,经过流水的长期冲刷剥蚀和水中的自然滚动磨砺,去粗取精,留下料质最细腻结实的部分。仅存于新疆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的河床中。

  

  籽料原石收藏价值大于普通雕件

  

  玉文化在这片古老的东方土地上,一直是“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和人文精神的统一,在历史上,天然的温润、坚韧和无杂质,加上艺术大师的“人工之美”往往能够成就精品,两者缺一不可。

  

  不过到21世纪的今天,池宝嘉馆长认为,形式也悄然发生着变化,物以稀为贵,经过4000多年的开采,如今好的和田玉籽料原石已经非常少见,这样的自然资源不可复制,再生或许要亿万年之后,而由籽料加工而来的艺术品存世必定相对多一些。

  

  “这个月18日,上海玉雕大师翟倚卫的3块玉雕牌拍了1500万,大师作品必然含有附加价值,对于收藏爱好者来说,这个不好界定,而200克以下收藏集特一级和田玉籽料价格为2到3万元,这却有价可循。”

  

  “当然这是理论上的,事实上如今在整个西南,普通收藏者很难买到真正的和田玉珍品,更不用说收藏籽料珍品了。”

  

  用类似和田玉的玉冒充正品的较多

  

  昨天,新疆历代和阗玉博物馆的池宝嘉馆长是第二次接受媒体采访,口气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带着批判,取而代之的倒是多了一些忧虑的成分。

  

  “不能说重庆没有好的和田玉,我也希望只是我没有看见,毕竟也没有走家入户调查,”但从市场反映来看,市面上基本都是以非新疆产的透闪石玉来冒充,这些玉因为内部晶体结构与新疆产的和田玉相差不大,同属昆仑山一脉。

  

  重庆观赏石协会会长陈勇的话就更让人泄气:“这些年,我还真没在市场上看到过珍品级的和田玉籽料。”

  

  池宝嘉馆长认为:这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新疆本地,北京、上海、苏杭、广东同样经历过这样的过程,购买能力决定市场,在玉器这个市场,购买能力除了金钱之外最重要还需要鉴赏能力,如果重庆人都懂玉了,了解玉了,哪里还有次品、赝品的生存空间。

  

  “所以明年我还会来,我就把自己当成一个传教士,培养帮助每一个志同道合的人。”

  

  本报记者 王予谦

  
来源:新浪收藏
 

本文由购买翡翠原石_缅甸原石信息,翡翠资讯_3134翡翠网发布于翡翠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宝级和田玉籽料30日开展

关键词: 翡翠资讯